TCL集團(000100)股票02月19日行情觀點:基本面差,走勢較強,可考慮波段操作

2020-02-19 12:37:33來源:瞄股網作者:喬峰

今日TCL集團股票行情觀點:基本面差,走勢較強,可考慮波段操作

TCL集團股票2020年02月19日12時37分報價數據:

代碼名稱最新價漲跌額漲跌幅昨收今開最高最低成交量(萬股)成交額(萬元)
000100TCL科技6.180.030.4886.156.086.286.0429485.94181572.69

TCL集團股票今日走勢圖

以下TCL集團股票相關新聞資訊:

原標題:三星歐洲推出QLED高端新品 TCL海信如何見招拆招? 來源:藍科技

和海信會帶來更大的壓力。

說其玄妙,理由有二:首先是受到疫情的影響,今年上海AWE將會延遲,TCL和海信的新品對全球的影響力將會減弱化。如果不是疫情發生,TCL和海信將會在歐洲推出系列新品展示活動。

盡管TCL和海信在歐洲各分公司仍然可以舉辦各種活動,可想而知,中國總部的支持力度因疫情而被迫減少。甚至有些新品需要從中國總部運輸到歐洲,也會受到影響,這無疑給三星帶來了時間和空間的上利好。三星的新品發布會給渠道商和消費者帶來加分項。

其次是通過最有影響力的歐洲杯,三星占據營銷先機。海信是歐洲杯的贊助商,TCL雖不是贊助商,但同樣會把足球營銷當成賣點。但中國突發的疫情打亂了很多企業的部署,甚至一些國家對中國公民的出行運輸都有嚴格限制,這會影響海信和TCL借助歐洲杯的營銷進程,但三星卻搶占了有利時機。

主打QLED新品 TCL海信不落下風

2月18日,中國銀河國際發布研究報告稱,根據國家廣播電視總局數據,2020年1月25日至2月9日每天每戶觀看電視(有線電視和互聯網電視)數量,與2019年12月相比,平均每日增加了23.5%。同期每戶每天觀看時間為7個小時,較2019年12月增加41.7%。

TCL電子(01070)是受益于日益增長的互聯網業務的電視機制造商之一。TCL電子互聯網相關業務由雷鳥網絡科技運營,TCL電子持有該公司60%的股份。雷鳥網絡科技成立于2017年5月,以用戶為中心,通過內容和服務應用,專注于視頻、廣告和會員卡業務,與游戲、教育和休閑等新生態系統相輔相成。2018年,雷鳥網絡科技已取得經營利潤,營業額達3.32億元人民幣。

雷鳥網絡科技的日均活躍用戶數量從2015年的480萬增加到2019年上半年的1,710萬,TCL電子的互聯網業務營業額由2016年的約8,300萬港元,急升至2019年上半年的2.3億港元(雷鳥網絡科技于2019年4月開始并表) 。在2019年上半年,公司整體互聯網收入達3.5億港元,其中雷鳥網絡科技整體營收2.5億港元;海外互聯網業務則主要通過與Roku(ROKU.US)和谷歌(GOOG.US)合作,貢獻約9,600萬港元收入。2019年上半年,廣告和會員收入同比分別增長了36.6%和45.7%。

TCL電子在三年內互聯網業務凈利潤貢獻比例將提升至50%左右

中國銀河國際稱,根據TCL電子的數據,互聯網相關業務占TCL電子2019年上半年核心經營利潤的15%,考慮到雷鳥網絡科技完成并表后有完整六個月的貢獻,這一比例在2019年下半年將會更高。TCL電子的目標是在三年內,實現互聯網業務凈利潤貢獻比例至50%左右。該公司一直在印度和越南等亞洲新興市場推廣TCL Channel。

海外覆蓋廣由于中國市場同業

中國銀河國際表示,與創維(00751)和海信(600060.CH)等同業相比,TCL電子在全球布局和業務上的收入組合更為多樣化。安全事件的爆發,對2020年上半年,尤其是首季度的中國本地電視出貨量產生負面影響,但TCL電子在海外市場的覆蓋較廣(TCL電子在美國市場約占16%份額),因此預計該公司表現將優于高度依賴中國市場的同行。

  特別報道 | 人手不足、強制復工,武漢面板廠為何不能停轉?

  作者 | 第一財經來莎莎 王珍

  在武漢當地,近一個月奮斗在一線的不僅僅有醫護人員,還有芯片制造和面板廠的員工。

  “實在撐不住了。”TCL華星光電技術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華星光電”)一線工程師李明(化名)告訴記者,從春節前留守公司工作至今,他未曾停工。

  李明正處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風暴中心——武漢。他坦言:“現在這樣平時兩倍的工作壓力已經持續了近一個月,可能還會再持續至三月,加上身處最嚴重疫區,物資餐飲需求無法完全滿足的同時又擔心被感染,很多人生理心理確實已經接近極限。”

  華星光電部分員工對第一財經記者透露,為了快速補充人手替換一線員工,有一些部門已經開始采取“強制”返工措施,不復工按曠工處理,超過一定時期算自動離職,而這也引來部分員工強烈的抵觸情緒。

  第一財經獨家獲得的一份2月15日的華星光電通報稱,截至2月15日20:00,武漢華星累計發現發熱、咳嗽等異常情況共263人,均已送醫治療,其中經醫院診斷排除218人,廠區宿舍自行隔離45人(其中密切或間接接觸發熱人員隔離25人),1例確診病例。

  2月17日,第一財經記者就武漢工廠復工等詢問華星光電,該公司表示暫時不予回應,稱此前上市公司已就復工事宜發布過公告

  高強度運轉近一個月

  據記者了解,不管是否在武漢,主要晶圓代工廠和面板廠在春節期間均正常運轉,多家上市公司公告稱受疫情影響不大,而這些制造工廠不停轉背后,是一線員工長期的高強度運轉。

  2月12日,TCL集團董事長李東生發布微博稱,由于半導體顯示產業制程特殊,需不間斷生產,每天都有員工上班。疫情壓力下,深圳和武漢的TCL華星人依然在崗,保障工廠正常運轉,特別是武漢華星工廠,由核心管理層帶領7000員工堅守崗位。“因為武漢華星低溫多晶硅顯示屏占全球供應20%,停產對全球產業鏈造成沖擊。且武漢已經封城,離開廠區風險可能更大。我們嚴格按照防控要求安排工作與生活,在保持工廠正常運轉同時,廠區沒有發生疫情。”

▲李東生2月12日微博

  TCL科技稱,2020年開年至今(2月11日),武漢華星t3面板產線持續滿產,并于1月份提前完成歲修,目前產能50K/月,物料和人工可滿足當前生產需要,產成品出貨通道正常。2020年2月1日至2月10日,t3累計投片量與去年同期持平,預計2月將持續滿產運營。

  研究機構CINNO Research的報告顯示,華星光電2019年在全球智能手機面板廠出貨中排第六。在2月17日給第一財經的書面回復中,該機構分析認為,武漢作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心區,當地企業受到的經營和復工壓力一定是最大的。由于面板前段同半導體廠一樣都屬于高自動化的生產線,人力需求量并不大,而面板廠后段模組產線的自動化程度遠不如前段,人力需求較大。可以看到的是,京東方和華星光電等都推出了臨時工作崗位的招聘信息,主要都是補充質檢、裝配、倉儲等站點的員工。

  武漢華星光電一員工王斌(化名)確認稱,這批留守的員工從年前的1月22日持續工作到現在至少20天了,“正常情況下,春節值班最多到初六就可以休假,但是因為今年年前休假的人無法返回武漢,他們只能頂著。”

  留守期間,李明一周工作6天休息1天,平時正常工作時間從早8:30到17:30,輪到值班時則從早8:30至20:30。但是,由于目前員工只有正常狀態的一半,因此工作強度也是正常的兩倍,“實際加班的話也要到晚上,日均工作10-12小時。”

  最主要的是對感染新型肺炎的擔憂,在身心俱疲的狀態下免疫力低下,更易被病毒侵入。“由于行業特殊,員工需要在恒溫恒濕的無塵車間維護設備正常運轉,所以相當于所有員工在同一個密閉的中央空調系統里。一旦有員工感染,爆發式傳播風險會很大”。李明說。

  一般而言,晶圓制造廠和面板行業的無塵室潔凈度要求較高,比外界更加安全,但如果有員工感染病毒,進入無塵室的工作人員本身就是病毒載體。而且,李明指出,面板行業前段制程人員分布很稀疏,風險很小,但是后端制程(模組段)人員非常密集,“可以說是摩肩接踵,所以這一過程無法保證無塵室的過濾效率。”

  強制返漢引爭議

  換下長期留守員工迫在眉睫,如何盡快讓返鄉的員工快速上崗成了企業的重點任務。

  李明表示,該公司通知,年前休假人員需在2月14日起返回公司上班,如無法上班,則開始記算考勤缺勤,需要通過調休或事假來補齊,否則算曠工。

  有員工對第一財經提供的信息顯示,一些部門通知2月18日之前員工必須返回公司,“要是當地政府有任何阻攔或者需要協助開證明,都可以反饋給公司,公司想盡辦法給每個人解決”。

  不過,多名員工表示,所有帶有強制性要求的通知都是通過微信群或電話傳達,沒有正式的文件通知。對此,也有員工反映稱,公司返崗并沒有強制,只是很多部門私下操作。

返漢員工申請表等材料

  有員工表示,華星光電內部還有群建了“復工游擊隊”,有專人負責整理從各地返漢攻略,分享易放行的路線。

  在召集員工返漢復工的同時,也有員工表示,期待公司更進一步加強工廠疫情防控措施。

  王斌對第一財經記者說:“傳染源沒有完全封閉。也就這幾天開始,因為武漢開始封閉所有小區,所以公司讓員工全部住宿舍,監測體溫。但是從1月22日到2月10日里,員工們大都是坐班車或開車往返的,下班以后在武漢接觸了誰,有沒有接觸感染源,這并不可控,而大家還要每天吃食堂、住宿舍、坐班車,在一起開會 。”

  在該公司內部流傳的一個視頻顯示,2月14日, 在武漢華星T4綜合樓食堂,晚飯高峰期時,人滿為患,沒有有效防護距離。不過,在2月17天下午5點的T3研發二樓食堂拍攝的圖片顯示,飯桌上裝有隔板,用餐員工也較少。

  第一財經記者獲悉,華星光電下發的返崗人員防疫管控辦法顯示,該公司對疫情防疫較為嚴格:員工提出返崗申請后,先判斷疫區,再判斷對應疫區相關的分級管理標準,報送環安處和行政處進行后續管理。但有員工何冰(化名)表示,對于自駕回公司的員工而言,只要能順利回來,有人前一天申請,第二天就可以打卡上班了,并沒有隔離。

▲返崗人員分級標準

  王斌對此也表示詫異:“因為是武漢的企業,員工大多是武漢市和湖北省內孝感黃岡這些地區,有些同事就是開車往返,現在武漢很多小區都有感染病例,所以這些開車上下班的無法確定一定不會攜帶病毒。”

  就在李東生發出“廠區沒有發生疫情”微博的3天后,第一財經記者獲得的一份2月15日的華星光電通報稱,截至2月15日20:00,武漢華星累計發現發熱、咳嗽等異常情況共263人,均已送醫治療,其中經醫院診斷排除218人,廠區宿舍自行隔離45人(其中密切或間接接觸發熱人員隔離25人),1例確診病例。王斌說,這樣的通報并沒有讓員工安下心來。

  員工期待:多一些人文關懷

  武漢是我國面板產業重鎮,匯聚了京東方、TCL科技、深天馬三大頭部企業的五條產線。

  面板行業和芯片制造業是我國近幾年增長較快且前景廣闊的行業。由于行業的特殊性,晶圓制造廠和面板廠全年無休,一般在出貨淡季維修與更新機臺設備。

  一方面,企業如果徹底停工,將對企業甚至中國面板行業帶來巨大損失。李明表示,半導體行業生產線停工會導致機臺精度、壽命受損,生產到一半的產品成為廢品,重新復工需要極大成本。

  從企業而言,這類工廠的生產線和設備投資巨大,動輒幾百億。如果停產,前期投資短期無法收回,并且很多設備會有閑置損壞風險。

  信達證券電子行業首席分析師方競指出,華星光電的T4產線和京東方的B17產線目前在產能爬坡中,受到疫情影響,爬坡速度會有所延后。不過,面板廠產能開出放緩會加劇面板的供不應求。

  另一方面,員工的安全正受到影響,如果管控不當疫情也有繼續大范圍傳播的可能,持續近一個月留守在工廠的員工也希望能夠有喘息的機會。

  王斌對記者表示,自己不希望公司受到特別大影響,最主要的是兩點訴求,一是能在家辦公的全部在家辦公;二是希望公司能最低產能運行,不要在這個時候還鼓勵滿產,太耗費人力,給在廠的同事減輕壓力的同時,不要采取類似強迫的方式讓外地同事復工。

  李明也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,員工不是不能理解公司,也不是在抵制工作和企業做對,只是希望特殊時期,能夠少一點經濟利益的追求,多一些對員工的人文關懷。”

  他給記者算了筆賬,有計劃的減產對公司的影響有限。“公司目前滿產的產能是每月50K,就是50000片大板(一塊大板長1.85米、寬1.55米,后期會切割成200-300塊液晶屏幕,面板行業都是以大板來計算產能)。如果2月按半產計算,月產能30K,那么全年出貨量只少了3.33%,對整個公司利潤影響其實不大;就算京東方、TCL科技、深天馬等國內龍頭2月全部半產,整個行業全年出貨量只會少1.5%不到,因為只涉及武漢公司產能,國內其余城市可以正常生產。

快速索引:

水果拉霸送分20万金币